微信不讲“克制”

  • A+
所属分类:新闻
摘要

微信不讲“克制” 除去这一层原罪思考来说,社交场合表情包的使用,其实是有利有弊的。因此,不能将一款社交媒体对于表情包的热衷简单等同于娱乐化倾向。 跑开表情包使用的利

微信不讲“克制”

除去这一层原罪思考来说,社交场合表情包的使用,其实是有利有弊的。因此,不能将一款社交媒体对于表情包的热衷简单等同于娱乐化倾向。

跑开表情包使用的利弊不谈,微信此番主动开放朋友圈表情包评论究竟是不是向用户“献媚”。这一点也仍然值得商榷。

前文曾经说过,许多人在谈到微信时,都喜欢用“克制”这个词来形同它。然而事实上,鲜有人注意,这一说法在腾讯内部已经消失有一段时间了。

今年年初的那场微信之夜里,当着无数媒体的面,张小龙公开表示称:“微信并不克制,我们的词典里没有克制这样一个词。”

他举例说,微信从来不做节日运营或者logo变化,很多人会说微信很“克制”,但其实这并不是克制的结果。“本质上,是因为微信一直在遵循一种好的设计原则,原则之下,既有坚持不做的,也有必须改变的。”

而在那之外,“克制”与否,“献媚”与否,满不满足于用户的需求,这些更多只是旁观者臆想出的属性,并不能代表微信真正秉持的理念。

这之上,关于微信一贯以来的设计思维,张小龙本人阐述的也很清楚:“效率”。

前前后后多场发布会里,他曾经不止一次的提到过,技术的使命应该是提高效率。

效率,才是微信千方百计想办法要实现的。比如突然想要给一个人发信息,但是一下子想不起他的名字了,而微信能提供一种更聪明的联想能力,帮助用户在忽然短路的时候找到想要的信息,才是微信看重的能力。

为了效率,微信在设计过程中力求简洁,为了效率,微信率先开拓了音视频通话、语音转文字等多个功能。从这个角度来说,此次微信所更新的朋友圈的表情包评论功能、聊天好友的权限设置、分辨文章来源的转发图标显示等一系列功能,也都是关于进一步提升社交效率的一场实验。

这场实验的主要目的,无关于娱乐至死,也无关于献媚用户。

正如此前王兴在美团的命案悲剧之后,在个人饭否上沉痛发布的这两个字一样,任何一款体量庞大的社会化产品迭代更新的过程,都是一场充满未知的实验,在这场实验里,悲剧、喜剧、一切故事和观点都可能出现,然而重要的是,不能因为出于对一些缺憾的恐惧,就丧失掉不断创新的勇气。

截止目前,这一场调动了无数人眼球的表情包评论功能已经在微信不动声色的沉默中被悄悄下架,来自官方的“灰度测试”声明也为这一襁褓之中的功能划上了短暂的句号。

种种迹象表明,微信,依然坚守着最初的那份设计原则,不同于克制,不囿于成见——这也或许也正是问世整整8年以来,人们对于这款产品依恋的初衷。

对于那些真正热衷于这款产品的人来说,微信最大的魅力,并不在于它拒绝了什么,而在于它选择了什么。

—-

编译者/作者:福哥

玩币族申明:我们将尊重作者/译者/网站的版权,促进行业健康发展,如有错误或不完整之处请与我们联系。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